人造处女膜它涂抹的也必将是整个社会的“贞洁”_雅安恒博

人造处女膜它涂抹的也必将是整个社会的“贞洁”

文章来源:雅安恒博

《温州都市报》11月27日消息:温州市区有性保健品店私底下销售一次性人造处女膜!记者调查发现确有此事,并以每盒80元的批发价从店主购得一盒人造处女膜。但所谓的人造处女膜根本没有相关部门的生产或进口批号,存在假冒伪劣嫌疑,而有关妇科医生指出,质量无保障的人造处女膜易对人体产生危害。消息见报后,引起了市民的广泛关注。另据笔者查询,其实有关“人造处女膜”的消息早在今年2、3月份时就在内多个城市公开亮相,后经媒体曝光和有关部门查处后,曾一度销声匿迹。

  虽然“谈性色变”的年代已一去不复返,但不得不承认,由于其仍然挥之不去的难言神秘,而让“人造处女膜”的话题变得引人关注而又敏感难挡。笔者不禁联想到今年4月份《京华时报》曾报道过的一则消息,北京一位女学生由于在医院妇检时被损破处女膜,而将医院告上法庭,法院较后判决医院赔偿该女学生处女膜修复手术费3600元,并赔偿精神损失费4万元。依据是:以我的社会现状,此事对未婚女性造成的精神伤害较大。

  当然,对于法官从我社会现状出发,在法律的层面上确认了“处女膜”的“精神价值”,笔者不置可否。但从4万元到80元批发价的“跳楼大甩卖”,显然是有悖于价值规律作用下的市场伦理的。笔者以为,其根本之痛倒不是在于品质良莠不齐或价格贵贱不均,而是在于人世间的男男女女对于“处女膜”的信仰,从此将游走于“顶礼膜拜”和“随身携带”的两个极端,从而让社会彻底失贞。

  “顶礼膜拜”者,则全然不顾女性“失膜”原因有千万种,而偏执或妥协于狭隘的男子主义,一味“拜膜”,甚至迷信于封建、腐朽、低俗的“处女情结”的性爱观。“随身携带”者,更是勿庸言喻,赤裸裸地表现出了放纵、颓废、堕落的“性自由”。诚然,多少年来在“性解放”号角的鼓吹下,人类亘古不变用以繁衍后代的那档子事已经被开发得淋漓尽致,什么用品、道具和书籍都被搬上了柜台,一时间似乎让人有了“贞洁过时”的错觉。但凡事应有个度,“性”与“爱”这两个与生俱来就缠绕在一起的字眼,注定了人类性行为必定会被社会道德和法律评价的系体打上铁的烙印。在任何一个现代文明度里,对爱情忠贞总被认作是一种高尚的价值取向,而缺失忠贞和爱情的性行为总是倍受法律和道德的双鞭抽打,更别提如今市面上所谓的“人造处女膜”其实只不过是一团成分不明、假冒伪劣的稠状物罢了。因而,它涂抹的也必将是整个社会的“贞洁”。

温馨提示: 应国家卫生部《关于在公立医院施行预约诊疗服务工作的意见》要求,同时为缓解看病难现状,恒博医院响应号召,开通网上免费咨询、挂号平台,您可通过自助挂号或拨打电话(18783593337),获得有效帮助!